2017/5/9    
2015/9/12    
2015/8/26    

七月

又是七月了。


去年七月,我风雨无阻一个人从东京搭夜车赶到仙台,手机没电了,开机时被国内焦急的母亲骂得狗血淋头。

仙台,除了是鲁迅先生留学之地,此外我便对它一无所知,只是为了看兔子一眼,只是为了能够相聚一天一夜。

兔子是大学四年的好友,湖北仙桃人,毕业后去到日本念书,便一直没见面过了。最后一次告别是我趴在她快要退掉的寝室门框上瞧着她,说:那我走啦? 她俏皮说:走吧~

此后虽有用网络联系,却总是俏皮话没说多久就不了了之。兔子如其名,生得如兔子一样玲珑,乌黑亮泽的头发偏要剪到齐肩以显幼小。黑亮的圆眼总在我言语时机灵地忖度着,她聪明,却未用在我身上过。那是我第一次对南方人没了戒备,抹掉了之前愚蠢...

 
2015/7/6 3  
2015/6/6    
2015/5/28    
2015/5/27    
2015/5/26    
2015/5/16    
2015/5/10    
2015/4/19    

© AshleyChicago | Powered by LOFTER